天天干情色网,天天射影院,天天干成人网,天天操在线影院

【踏进天堂的一步--阿铃】【作者:alanvic(阿

时间:2018-11-12 阅读量:加载中 来源:原创


【踏进天堂的一步--阿铃】【作者:alanvic(阿 那一天,我踏出了前往天堂的一步……一步罢了,只要我再踏前一步,一切问题就能够解决。远方的车子如骰子般细小,在距离我脚下很远的地方缓慢地爬走着,这么远的距离,我甚至看不清走在路上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或许是我早已放下了生存的意欲,本来畏高的我这刻竟能直视离地百多二百多米的地方而毫无害怕的感觉,尽管我站的位置是天台边缘的石墙上。「不!不要!求你了!不要!」我声嘶力竭地大喊。「臭婊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乖乖的听话吧!」我的男朋友曾雄怒瞪着我,以雄壮的声线怒吼着。然而,他瞪大而布满红丝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异样的眼神,那……大概是雄性生物渴求占有欲的目光,但,这刻被按倒在地的我根本没时间再去分析他的心理及意图。「曾……曾雄……求你了!你喜欢对我怎样……也可以……但我可不想……跟你的朋友……做爱……」我没能摆脱曾雄那强如巨熊的力量,只能在地上作看似徒劳地挣扎,再怎么说,我身上也早已剩下最后的内衣和内裤,而且……被脱掉的衣服亦已经变成了破碎而被丢在一旁。「废话!我没说过要问你喜不喜欢,你就当作是被我们群交吧,这样感觉更好。哈哈!」虽然我早已知道曾雄根本没把我当一回事,但我听到他这么说,心里还是痛得不得了。「不……不要!不……呀……很痛!」曾雄的话才刚说完,另一个男生粗壮的手已经粗暴地在我的胸部上搓揉起来。不,那根本算不上是搓揉,他粗暴的程度甚至把我的硬线胸围也整个捏得变了样子,我相信我胸部的皮肤已经被弄得瘀黑了几块。我早已哭成泪人……其实,这些日子我都不知哭了多少遍。为什么,为什么我深爱的人要这样对我?难道我在这世上就不能找到一个喜欢我的人?『不……那个……怎……怎么了?都……都这个时候了,我才想起那个……不起眼的人……』就在我双眼被眼泪弄得模糊不清时,脑海却浮现出那个总是一脸傻呼呼笑容的样子。是吗?都是我疚由自取吗?「哈哈,那么上面交给你,下面就由我来好了!」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说着就用粗壮的手指把我最后剩下的内裤也扯了下来。我趴在天台一张废掉的椅子椅背上,勉强用双手按着以平衡身体,我只能从这两个陌生人之中找寻着曾雄的身影。但……站在不远处的他,竟然面露着淫荡的笑容。「不……不要呀!」「哈哈……什么?不要不插你?明白了明白了……」一个男的早已摆好了姿势,一下子就已经长驱直进了。「呀……不……痛……很痛!」由于我的下体还未有足够的湿润,他这一下冲刺使我痛得像被直插心肺。面对这三个雄性野兽的侵犯,基本上我已知道自己没有挣脱的可能,但对比起被侵犯的痛苦,被最深爱的人所背叛的感觉更让我痛上百倍。「哈哈,还真的乾得我都有点痛,给点口水你润滑一下吧,吐!」那个男的把鸡巴稍稍拔出了一点,就直接把自己的口水吐到我的小屄上,然后再将鸡巴再次推进去,在他眼中,根本没把我当人看待。「不……不要……」除了曾雄外,我从来没跟其他男生干过,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被陌生人插进体内,感觉会是这么可怕的。「小姑娘,你没时间休息的了。」另一个男人站到我的面前,更用手掏出了他的鸡巴来。虽然我性经验不多,但总算了解到他要我做的事,「不!呀……不要!呜……」我话还未说完,那个男的已经把他的鸡巴整根插进我的嘴里。很……很辛苦!下体虽然有产生肉体的快感,然而恐怖的感觉却完全凌驾这种快感,再加上嘴里毫无怜香惜玉的抽插,我体内只有痛楚和想吐的份儿。「曾雄大哥,你的妞还算不错嘛,怎么要这么作贱她?」后面抽插着我小屄的男生边用力挺进他的腰肢边问。「哈哈,女人我不欠这一个,本来好声好气让她来一次3P,却非得要我这么粗暴,而且还甩了我一巴掌,这贱人自己取来的!」曾雄说着让我心碎的话,我从没想过,我这么全心全意去爱他竟然换来这样的下场。「呜……呜……嗯……」我听着,不得已哭了起来。「喔……还哭了吗?好好好,你们两个快来一炮,然后再换我让她爽过够!好让她不要再哭了!」曾雄说完这句话后,我才完完全全地心死,也许是过于绝望,我甚至连反抗的动作也没有了。『呜……呜……曾雄……你……怎么要……这样对我……我……实在难以相信,竟然……真的被人群交。虽然曾雄曾对我做过很多过份的事,但,群交……这还是第一次。原来……曾雄……你真的一点也没有喜欢过我吗?竟然……这么狠心对我……那次……还有那次……你说的话……我不是也有乖乖去做吗?怎么还要这样对我……曾雄……』「真的要这样做吗?」对于曾雄的要求,虽然我心里有一丝丝好奇,但心里还是觉得很害怕。「对哦!你不是很喜欢我吗?我想你在这里脱光衣服,你会为我而做吧?」曾雄望向我微笑着说。虽然我知道他只会在对我有特别要求时才会露出这么温柔的笑容,但……这笑容却像是有特别的魔力,看着我就变得不能拒绝他的要求,那怕……那是要我在学校的后园里脱光衣服这么荒唐的要求。「好……好吧!」虽然已经黄昏,但学校里还是有不少同学在,三不五时一些留校参加课外活动的学生就会路过这后园旁的走廊向学校大门走去,尽管有茂密的矮树丛阻隔,但要在这里脱光衣服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这才是我的乖乖女朋友嘛!快!」听到我答应了后,曾雄面露兴奋的表情说。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我在学校里这样做,反正在家里莫说是我的裸体,更过份的事我也不知做了多少次,但……只要是曾雄希望的事,我还是会尽力去完成。嗯……很害羞……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室外脱衣服,但在学校后园这么开扬的地方……倒是第一次……「来……快!」曾雄一再催促,我亦只好动手去解开上衣的钮扣。由于矮树丛只到我的腰部,我只好蹲在地上才开始我的动作,很快我就把整排钮扣全部解开掉。很……很热哦……害羞的感觉让我整个人热起来,甚至我发现我的皮肤都泛红起来。「呀!」我才把上衣脱下来,曾雄就一手把它抢走,吓得我都小声地叫了出来。「继续吧!快!你现在这样子……太美丽了!」曾雄说着,把我的衣服搓成一团并塞了进他的书包内。由于他这个人回来学校根本是混的,书包内除了香烟和杂志外,绝对不会找到其它东西,因此就算把我接下来脱下的东西全放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嗯……」我尴尬地回应着就继续伸手到自己的裙子去。女生的校服很简单就能脱下,只要把旁边的拉链拉开,裙子就能很简单地褪下来,但是由于我蹲着的关系,我先要坐下来才能举高双腿并把裙子抽出。同样地,曾雄也一手把我的裙子收进了书包。很……很冷!冰冷而刺痛的触感从我的屁股传上来,虽然现在只是十月天,但光着屁股坐在后园夹杂着泥土的碎石地还是很不好受。「太……太强了!你知道吗,只穿着内衣坐在学校里的女学生是何等地淫乱吗?」曾雄像往时一样,以没理会过我感受的说话羞辱我。「噫……我……才不是哦……」虽然是这样,但我亦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开始濡湿起来。「难道你不是淫娃吗?我看你光是脱自己的衣服就已经有感觉了吧!对吗?来,在这里自慰给我看!」曾雄露出淫笑继续说。「这……这个……」要我脱衣服其实已经很害怕了,还要我在这里自慰……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快!你不听我话吗?我……可不想要不听话的女朋友哦!」「怎……怎么你总是搬这句话出来哦!我……」他要我怎样也可以,就是这个……不行。我……实在不能想像没了曾雄会怎样!我……可是很爱他呀!没了他,我都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了。「那就快点吧!」「知……知道了。」虽然我也开始质疑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地位,但我知道,无论他对我怎样,我还是那么爱他的,就算他根本不爱我。我仍旧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才把手伸到自己的内裤,而另一只手则移向自己的胸部,虽然仍隔着一层布,但才接触到自己的皮肤,整个人就像被重重电击了一下一样,也许……这是因为在学校里干这种不知所谓的事让我感到异常羞耻的冲击吧!「呀……」虽然我已尽力忍耐,但那刺激的快感还是让我轻轻叫了出来。「很……很淫乱的表情呀!」曾雄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让我更感到尴尬,然而,这尴尬感觉却又更一步转化成快感窜进了我的整个身体。「呀……嗯……」我的手指在内裤外不停抚摸着小屄,在认识曾雄前我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 女生,但在他的调教下,我已经学懂了让自己爽快的自慰技巧。太……太舒服了……想不到单单把场地换了在学校里,身体的敏感度就上升了数倍之多,就算上次在商场的残厕内自慰也不及现在这么厉害。由于被快感驱使,我忍不住把食指绕过内裤旁伸进自己的小屄里,「呀……嗯……呀……」我知道自己开始动情了,因为小屄的淫水不停地分泌出来,甚至沿着我的手指慢慢滴到石头地上。「太……太厉害了!」听到曾雄的声音,我才发现他不知何时把自己的鸡巴掏了出来。「嗯……」也许我太过专注在快感之中,都没留意到四周的环境,直到曾雄说了一句恐怖的话我才如梦初醒。「太……太淫荡了!你说对吗?阿肥。」当我听到曾雄这样说而猛然从蒙胧的兴奋之中张开眼时,竟然见到曾雄望着另一个方向在说话。「对哦,你女朋友这么放荡,真是性福哦!」一把相对较尖锐的声线从曾雄身旁传出,说话的是他一个同样不属好东西的猪朋狗友阿肥。然而,让我惊讶的可不是多了一个男生在望着我在自慰,而是……他手上正对准我身体拍摄着的手机。「你……你在干什么!?」我忍不住叫了出来,并立即用手掩着自己的身体。「放心,是我让他拍的。你看清楚,那是我的手机,只会留来我自己看。」曾雄似是理所当然地说。「但……但……怎可以……而且……我……怎可以在别人面前……」我很害怕,是从心里感到害怕,要我在镜头下……而且还是在男朋友以外的男人面前做这种不知廉耻的事,实在太奇怪了。「什么不可以!?你快给我继续吧!不高潮不准停下来!」曾雄的语气稍为凶了一点。「但……我……」虽然我真的很害怕他发怒,但……要我做这种事,实在太为难了。「你这臭婊子!是要我在朋友面前没面子吗?快给我继续!」果然,我再次的回嘴真的把他给惹怒了。「是,是……知道了。」虽然现场多了一个观众和一个镜头,但我还是得继续着我的淫乱表演,始终,比起被另一个男人看到我的淫乱一面,我更怕看到曾雄愤怒或是不要我的下场。但……同时间,我却发现,我的身体变得更为敏感。「呀!」尽管我已做好心理准备去忍耐,但爽快的感觉却仍然让我吐出呻吟声。手指才放进小屄,那股电流似的感觉立即在我体内扩散开来。『不……不要看着我……呀……不……呀……』阿肥的视线让我的身体更是敏感,对着我的手机让我的小屄更是濡湿。『不要……』但我却发现手指每一下的进出,不但没有满足我对爽快感的渴求,反而使得这感觉更进一步变大,结果我又再贪婪地做出下一次更狠更快的抽插。虽然我心里知道阿肥还在看着我,而且……他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小屄,但,我还是自制不了似地继续我的淫乱表演。「果然是淫娃!我……我也快要出了!」曾雄完全没介意自己的女朋友正被人视奸,相反,他的鸡巴比起平时显得更趾高气昂。我除了小屄外,胸部的手亦早已把胸围推开,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断地搓揉着自己的肉球,我能够猜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淫乱,但……这感觉却化成了催化剂,让我的快感更推向另一层次。「呀……呜……」「我……我也要来了!呜……」我合上了双眼,虽然眼睛看不到,但却感觉到温热的精液正一沱一沱地打在我脸上、身上,那股浓郁的腥臭味,更刺激着我的感观,连同被人视奸的羞耻感和不停冲击肉体的爽快感觉混和在一起,化成为一股更强烈的超然快感,侵占了我所有的感觉器官。「呀……呜……呀……」激烈的快感漩涡顿时平静下来,再一举以突破之势直冲上我脑门,终于,那前所未有的高潮让我放声呻吟了出来。「笨……笨蛋!」曾雄见我被快感冲昏了头而大喊出来,立即用手掩着我的嘴巴。「呀……嗯……嗯……」我无力的身体软下来,靠在为了掩我嘴巴而同样蹲下来的曾雄身上,这一刻,我感到很是满足。始终,女人最满足的不是获得高潮那一刻,而是欢愉过后能靠在男人身旁的安全感。但,这种满足感只维持了数秒……因为,阿肥的说话再次吓倒了我:「你女友实在太棒了!何时才可让我们干一次?」「喂!这个我还未跟她商量呀!你怎么就是那么心急?」曾雄说出让我难以置信的话。什……什么!?让……阿肥干?我本来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但紧接着曾雄的话却又证明了我没有听错。我……我可是你的女朋友呀!怎……怎可以让别的男人干我!?「什……什么?你们……说什么!?」虽然高潮过后我还处于蒙胧的意识,但他们这个消息有如一盘冷水倒下来一样,让我立即清醒过来。「唉!阿肥你总是坏事情……是这样的,我打算下次让阿肥加入我们,来一场3P,好吗?我敢保证必定让你爽翻天的!」曾雄本来还是一脸埋怨地说,但说到最后却露出了期待的笑容。「怎……怎可以!我是你女朋友呀!只……只可以跟你一个人做爱呀!」我根本接受不了他的提议,竭斯底里地大叫着。「你这是什么态度!?阿肥跟我可是亲如兄弟,你就不要介怀了!」我万想不到曾雄竟然会这样子对我,「你……你……」听到他的话,我实在气得不知说什么好。「就这样决定吧!你也不想跟我分……」「啪!」我实在听不下去,脑袋顿时空白一片,但……当我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曾雄脸上扇了一巴掌。「……」「……」我不知哪来的气才敢打了他一记耳光,当冷静下来后,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我从心底感到恐惧。「你……你这臭婆娘!」曾雄掩着一边脸,虽然以我柔弱的力气打下去他根本不会觉得痛,但被一个女子打的屈辱却让他怒火中烧。「不……不……」我当下立即站起来向着校舍的方向跑开去,没理会自己身上只穿着内衣裤以及那白渍斑斑的精液。恐惧让我拔足狂奔,一直向着楼梯那边走过去,我根本没想过要跑到哪。但当我走进走廊转到墙角后,见到远方一个男同学的背影,才惊觉自己一身尴尬的装扮绝不可被任何人看见。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想不到……他……阿文竟然打开了我面前的课室门并示意我走进去。「可恶!那臭婆娘到底去了哪里!?上了楼梯吗?可恶!下次我必定要她好看!」才关上门,就听到追来的曾雄在外面怒吼。好不容易听到他们跑远的脚步声,我才放下心来。「阿文?你……」对于他的出现,我感到十分惊讶,但……我惊讶的不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而是……为什么他还愿意救我。「我把我的运动衣服给你吧!还有,我的外套。你等多一会儿才走吧!」阿文把他的衣服全放到学生桌子上后望了我一眼,就转身打算离去。「阿文!你……为什么……救我?你……不讨厌我吗?我……是一个那么过份的人……」对于我自己做过的事,我后悔不已亦无力挽回,只能垂着头不敢正视面前这个人。「笨蛋。」阿文没有多说,只是微笑着丢下这句话就静静开门离去。『阿……阿文,我那天这样对你……为什么……你还会来救我?文……』「我……我真的很喜欢你!」阿文突然对我说,「可以……做我女朋友吗?也……过了两天了……你考虑得如何?」阿文半红着脸,尴尬地追问着我,然而看到他这个表情,虽然我心里小有开心,但……同时却又内疚起来。「嗯……你……先跟我来这边我再答覆你吧!」我说着就在他前面走起来,阿文跟在我后方。我一边走,心里却一边感到很自责,到底……我这样做……是对的吗?「这里是……」阿文一脸不解地问。「先进来吧!」「喀!」等阿文走进来后,我把门关掉并上锁。「怎……怎么了?」阿文听到上锁声后转过头来望向我。我带点惊慌地回望他,而我害怕的并不是阿文,而是他身后正举起拳头要往阿文头上敲下去的曾雄。「不!不要!」我才大叫出来,阿文已被曾雄打得晕头转向而跌坐到地上。「噢,这家伙的头还真硬呢!」曾雄边咧起一边嘴边说。「你……你不是说过不用暴力的吗!?」我着急地问。曾雄没理会我,反而把半昏不醒的阿文扶起并放到椅子上,再用麻绳把他绑起来。「喂!快醒醒吧!」曾雄在阿文脸上拍了数下,虽然阿文没昏过去,但到现在还未算清醒。「曾雄!你不是说过不会打他吗?」我再三追问着。「你少说废话,我这只不过是温柔地摸了他数下罢了!但如果你再吵,我就立即宰了他!」曾雄强词夺理地说。听到他这样说,我也只好乖乖收口。「这……这是发生……什么……事?」阿文总算清醒过来,含糊地问着。「嘛,你就是阿文吧?还真的弱得跟渣一样!」曾雄对着他大喊。「你……你是……」「我吗?我是她的现任男朋友!你真够胆子!我的马子你也敢泡!?你是不知死活了吗?」曾雄大喊,并再次轻拍着阿文的脸颊。「我……」阿文本来想说什么,但他望了我一眼后却又停了下来。「嘿嘿,你很喜欢她吗?哈哈,为了让你死心,我就让你看点好东西。」曾雄说着就站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我还是呆在他身旁不敢乱说半句话。只见曾雄向阿文的相反方向走向我,我就稍为松了一口气,最少他没打算再打他。但很明显我这想法太天真了,当他不怀好意地走向我身后,我就出现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瞬间他就突然从后揽抱着我,并用力地隔着校服搓起我的胸部来。「呀!曾……曾雄!你在干什么!?」「嗯?没什么呀,我只是要阿文清楚知道你是谁的东西,好让他不要再有非份之想。」曾雄竟然毫不顾忌地在别的男生面前摸起我来。「什么!?不……不要!」「……」也许阿文仍未恢复过来,再加上他被绳子绑着,只能呆坐在椅子上没发半声,但从他的眼神可看出他极之愤怒。天……天呀!这个曾雄还真的打算在这里干起来,虽然我很爱他,也不介意跟他做爱,但……要我在阿文这个青梅竹马面前干……那回事,我实在办不到!而且……阿文才跟我表白,这样对他……实在太可怜了。「你不是说你完全没有喜欢他吗?那有什么问题?」我……我这个人也实在太过份了,其实我早在数年前就知道阿文爱着我,而我,却没有想过去回应他,现在更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男朋友。我……实在是个贱人。「曾……曾雄……不要了好吗?」我死命地抵抗,但他的手已经侵入了我的校服内,更开始脱起了我的校裙。「嗯?你们不是好朋友吗?让他看看也不成问题吧,既然你不喜欢他,就当是给他一点安慰奖吧!」曾雄强词夺理地说。「那……那跟这事可没关系呀!」「那又怎样!?我就是喜欢!你快给我住口!否则我就痛打他一顿!」曾雄绝对不是恐吓,打人对他而言只是平常事。「这……这……」阿文弱不禁风,他要是被曾雄打一顿,我怕他就算没挂掉也只剩半条人命。想到这里,我顿时停止了反抗的挣扎。「这才是我的乖女孩!来,投入点享受一下吧!」对于我乖乖就范,曾雄通常也会很受落的。「不……不……」阿文虚弱地呻吟了两下,但接着却从愤怒的眼神转为哀伤的表情,看来他感到因无法阻止眼前的事发生而感到无奈。我不敢再望向阿文,因为曾雄接下来就把我的上衣整件脱掉,在阿文面前我从未作过性感的打扮,现在被他看到只穿着胸围的样子,我实在感到尴尬不已。「呀……不……不要……」但奇怪的是,这种害羞的感觉竟让我的身体更敏感起来,曾雄粗犷的手掌如常捏着我的乳球,然而感觉却比起平时强上百倍,才几下动作已让我吐着呻吟。我动情的样子看在曾雄眼里,他立即从后揽抱着我并把我推向阿文的方向,然后我也发现,越靠近阿文,羞耻的感觉越是几何级地跳升。「阿文!我算对你好吧!好好看清楚你喜欢的人的身体!回去打打手枪,以后可不要再有非份之想了!哈哈哈……」曾雄说着,更在阿文面前不足二十厘米处用力地揉着我的胸部。「曾……曾雄……不……要这样子……」在这个距离下,我清楚看到阿文的脸,实在教我异常害羞。「可……可恶……」阿文咬牙切齿地说了这句话,然后就再没说什么。『阿……阿文……他有看着我吗?怎……怎么办?嗯……呀……以后……我真不知脸要往哪里摆……』「呀……曾……嗯……曾雄……」想不到单单胸部的刺激,已经让我呵叫连连。或许曾雄亦感到我的异常反应,他的呼吸声也跟着变得厚重,他的兽性亦渐渐流露出来,「有人看着很爽吗?看你都进入状态了!」曾雄说着没停下胸部的搓揉,更连下一城伸手到我的胯下,一下子就把我下身仅余的内裤脱了下来。「呀!不要!」我全没心理准备,突然在阿文面前露出了我的裸体,实在让我害羞得叫了出来。怎……怎么了!?一开始我以为曾雄充其量只会让我露一下内衣裤,想不到他竟然会做得这么过火。我转过头本打算认真地拒绝他的行为,但曾雄那被欲望占据了理智的眼神却反过来把我震慑着,彷佛从心底里感到没可能违抗这个男人一样。「你好好看清楚吧!这个女人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再乱来的话,我必定干掉你!」曾雄带点愤怒地说。我……不知为何……这刻我感到被这个男人所驯服了……这……这就是我爱他的理由?嗯……我……真的不知道……曾雄说完这话后,就把我身上最后一件衣服--仅仅挂在肩上的胸围也脱去了,我……从来没想过,竟然会就这么光脱脱地站在阿文面前。「不……不……」我实在害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懂呆站着等待曾雄的下一个动作。「哼,在青梅竹马面前裸露身体让你很兴奋吗?下面都湿得这么厉害了。」曾雄拿起我的内裤,从里面沾了一点我的淫水,并在我跟阿文面前用食指和姆指拉扯成丝。「呀!不,不要!」我看到曾雄拿我的淫液来玩弄,顿时双颊热得不得了,本来我打算立即把内裤抢回来,但曾雄却先一步避开了我的手,更把我的内裤丢向阿文。内裤直丢到阿文的脸,然后就掉到他的大腿上。「曾……曾雄!」我感到本来已经热得很的脸孔变得更热,但除了大叫外,我根本什么也做不了。「还害什么羞,接下来我会让你下面湿得更厉害!」曾雄的语气让我听着心寒,我大概知道他接下来打算要干什么了。「不!不可以……阿……阿文在这里呀!」如果我没猜错,曾雄大概想在这里干我。「有何不可?」曾雄简短而有力地说,然后就抱着我的腰,并且把我的上半身向前推下去。「阿……阿文……」我知道曾雄打算就这样直接干起来,但更大的问题是阿文的脸孔现在仅仅在我面前数厘米,我……我实在不知道脸要往哪里摆。而且,我现在正正一丝不挂,这个姿势……我的胸部简直是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呀!」曾雄没多等半刻,突然就把他的鸡巴直插进我的小屄,让我忍不住大喊出来。「哈哈!爽呀!你湿得很厉害嘛!」他的话让我无地自容,甚至我都觉得是不是我做错什么惹火了他。「不……曾……雄……呀……不……呀……」虽然如此,但阿文的存在实在让我感到异常兴奋,曾雄每推进一下,我也感到像是快要高潮的感觉……为……为什么会这么爽?而且……那种爽快感更是传遍全身,让我整个人每寸皮肤也变得异常敏感,单单碰一下也能产生出快感来,再加上曾雄从后的猛烈冲刺,我实在只有不停呻吟的份儿。「你这家伙!原来喜欢被人看着做吗?看你的反应!都像是欠干的婊子!」曾雄说着更是加快了腰上的速度。「呀……好爽……不……呀……」我持续地呵声连连,为了平衡而弯下上半身,更不自觉地把手搭到面前的阿文肩膀上。对……对了,阿文就在我眼前望着我,我都差点忘了……那么……我这刻不知所谓的表情,不就让他看过清清楚楚?想到这里我不禁望了阿文一眼,他此刻的表情我相信我将毕生难忘,那……那是失望、伤心、绝望的表情,是……是因为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被其他男人干而伤心?还是……想不到面前这个女的竟然有这么低贱的一面而失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认识阿文那么多年从未见过他露出这个表情,我……我实在不知道要作何反应。话虽如此,当下我最专注的还是背后男朋友的猛攻,始终这种身体上激烈的快感完全侵蚀了我的思考,才被曾雄多两下深至尽没处的抽插,有关阿文的忧虑立即烟消云散,消失自我的脑中。「呀!很……很爽!曾雄……呀……」身体对快感持续不断的渴求,让我都忘却了自己身处的环境。「很爽吗?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那么快告诉你朋友,你最爱的到底是谁?」曾雄边推送着他那粗如巨熊的腰肢边说。「呀!太……太爽了……嗯……我……我最爱的……嗯……是曾雄大哥……呀……呀……」被身体的愉悦所操纵,我实在没法思考,说这话时根本没想过会使阿文何等伤心。「真的吗?真的很爽吗?爱我的大鸡巴吗?」也许曾雄很满意我的回答,接着的推进更显得用力,都差点把我整个人给撞到阿文身上。「爽!很爽!我……嗯……最爱曾雄大哥的……鸡巴了……呀……」此时此刻我根本旁若无人,只是尽说些平常的床上淫语。「你这淫贱的女人!我……我这就要射爆你!」曾雄持续全力的推进,我知道他快要射精,我这才张开无力的双眼,然而,本来被我搁在一旁的……阿文悲伤的脸孔却又再次映入眼帘。他无神的双眼却直直地盯紧我的脸孔,但,我却以极为淫秽的表情回望他。虽然我知道我不该这样,但传遍全身的快感却使我不能自己……更甚者,我更感到自己快要高潮了。「呀!要……要来了!呀……不!」虽然我知道阿文伤心得不得了,但……他在看着我这件事却让我因害羞而更为敏感。我都不明白,难道我骨子里真是个喜欢被人看的变态吗?「爽!呀!」曾雄从后率先发出怒吼声,然后我感到不住的热液在我的小屄之中爆发而出,随着曾雄更为猛列的抽插而充满了我体内的所有空间。「呀!呜……呀……」紧随着曾雄的连环喷发,我的高潮亦紧随其后而至,从小屄散开的快感急速地刺激着我身体每一个感观细胞,让我爽得忘我地大叫出来。这个小房间之中不断传出我和曾雄两人的喘息声,然而,阿文却仍然静默地呆坐在我面前。不知道是他发现我另一个他不认识的形象,还是因为眼前突然上演了活春官,他的眼洞中充满了失落和难以置信。「喔……我……呀……对……对不起……」高潮过后,我才平静下来。对于刚才说过的淫话,我顿时感到羞愧和自责起来,面对着以真诚来对我的阿文,除了对不起外,我根本找不到第二句说话。「……」阿文仍旧坐着,没有说话。「哈哈,这下子你明白了吧?不要再碰我的女人!」曾雄说完,竟一拳打到阿文的肚子上,「呜……」阿文吐出一声悲鸣后就垂下了头。「阿……阿文!」我惊慌下立即蹲下来。「解开他的绳子后就走吧!」曾雄边穿着裤子边对我说,然后就径自走向门口去。「文……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担心的直望着他。但我万想不到,受到这么大的精神打击和肉体伤害后,阿文竟然对着我……露出了笑脸!一个温柔的笑脸。「笨蛋,我……没事。」我……我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这个笑脸,简直就像没有丁点儿在怪责我一样。但……我干了这么无可挽回的事,莫说要他原谅我,我怕……就连朋友我怕也当不成。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我会告诉曾雄阿文对我告白的事?对,对了,我当初是想让他吃醋,好让他更紧张和爱我。我……我就是为了这么自私的理由,而妄顾了阿文的感受。我……我真是无耻的女人。「对不起……对不起……」我无力地说着。然而,阿文仍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继续展露着那个笑容看着我,纵使那表情看起来有点暗淡无光……这个笑容……我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阿文……快点吧,我不等你了……」我挥动着仍是短小的手臂对着在不远处的阿文大叫。「等等我哦……我在跑了。」阿文虽然这样说,但身体虚弱的他只能用勉强称为快步走的速度跑向我。我手拿着替妈妈买的东西沿着河边走回家,而住在隔壁大我一岁的阿文就像往常一样,以大哥哥的身份陪着我去作跑腿的工作。这时候,我们还真的形影不离地整天黏在一起玩耍,阿文总像是亲大哥一样保护着我,提点我各种东西。「你走得那么慢,我要先走了。」我边戏弄阿文边说,同时慢慢向后退着。「等……等一等哦,我……小……小心!」我没向后望,只是径自向后走着,换来的就是踏在一个空罐子而脚下一滑,并且朝向河的方向摔了开去。「噗通!」我只听到半下有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而睁不大的双眼和冰冷的触感也让我知道掉进水里的就是我自己。我根本没时间去想为什么自己会掉进水里,因为……那透不过气的窒息感觉,让我陷进有生以来最大的恐怖感之中。「救……救命……呀!」由于我不懂游泳,半浮半沉之际只能勉强求救着。我眼睛被河水半淹着,根本看不清阿文又或者有没有其他人来救我,直到我再听到一声「噗通」声后,才勉强感到被什么东西拉扯着。……当我再次张开眼睛时,同样全身湿透的阿文已经坐在我前面喘着气。「太……太好了,你总算醒来了……」阿文在旁边气急败坏地说。「嗯……阿……阿文……咳!咳咳!」我把仍卡在喉头的水咳了出来后,就弯起腰坐起来。原来,在我掉进水里后,二话不说跟着跳下来救我的不是别人,正是身体虚弱的阿文。虽然我不知道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怎样把我拖上水,但我知道,每次紧要关头之际他总会舍身替我解决,就如这次一样。「阿……阿文!你的手!」我定一定神后,才发现阿文的手正染得一片红,幸好看起来伤口已经没再喷出血来,但那个血量……已经不能算是轻伤了。「笨蛋,皮外伤罢了。」阿文淡定地说。「才……才没可能吧!对……对不起哦!是我不好,是我作弄你,才弄成这样的……」一急起来,一股热气就直冲上眼睛,豆大的眼泪不能自制地涌出来。「笨……笨蛋,为了你,这点小伤算不上什么。」阿文说完,表情好像顿了一顿,但我这个时候并没有细嚼他话里的意思。「才……才不是……是……是我不好……对不起……」但内疚的我仍是不住地道歉。「不……不用介意。」阿文突然摆出了很认真的脸,手更搭到我的肩膀上,然后用充满关怀之情的笑容望着我说:「就算你做错了再大的事,我仍是会原谅你的。」是吗?我……我一直都忘记了吗?阿文就像是我的天使,一直在我身旁保护我,一直原谅我各种的过错。从那天以后,我所做各种任性的事,更甚者是深深伤害阿文的事,他的确也没有气过我,就算他受到再大的委屈,他还是一再露出那副笑脸来安抚我、拯救我,也没问过我任何回报,只是默默在背后守护我。怎么……我要到现在如斯田地才发现?不!我……我只是恃着背后有那么一片安全的庇护所而到处乱闯乱撞罢了。我……我真是太过份了,我……但,一切也太迟了……微风轻轻吹过,我清晰地感觉到大腿间仍在不断流出的精液的冰冷感觉。对了,我……真的被几个男人……摧残了,身上甚至没有一片原好的布片,这个样子……也许跟我很贴切吧?就算阿文再怎样疼我,也没可能接受被摧残至此的我吧!再见了,这个不喜欢我的世界,也许,我再踏出一步就能找到那个属于我的幸福天堂吧?「大笨蛋!」我……我听错了吗!?这……这把声音……这把熟识的声音……「你这家伙又怎么了!」对……真的是……阿文!我才转过头来,就看到天台的大门被谁推开了。「不……不要过来!我……我真的……不想做人了!」我……我实在不想再留在这个世界上。这两三年来,我一直爱着的人原来只把我看作发泄的工具,莫说到底他有没有爱过我,到最后他竟然找了两个人一起来轮暴我,我……我实在绝望至极!但……我才说完这话,才发现阿文竟然全身衣服染得一片血红,而且手上更拿着断掉了的棒球棍。「笨蛋!什么不想做人!?有什么事那么严重!?竟然比起生命还重要?」阿文站在门口大叫着。「我……我……」我没想到阿文会问这个问题,这……这不是摆明着吗?看我现在这身装扮就知道吧!?只穿着破掉的上身校服,下身甚至连内裤也没穿,再加上从小屄中不停流出带点血污的白浊精液,不用问也知道我刚被人狠肏吧!「我已经不是以前你所认识的乖女孩了!我……我已经……而且……我现在连一个……普通女生也……做不到了!你知道吗!?你看到吧!?我……我才刚被人轮暴了!我……」我实在太伤心了……不知为什么,一股气冲上来就把心中的不快全吐出来,但……我万想不到,阿文的回答竟然是……「那又怎样!?」「怎……怎样!?我……我可是被人强暴了哦!」「我是问你,那又怎样!?强暴了又怎样!?就不可以再生存下去了吗?」「我……」对于阿文这看似强词夺理的回答,我一时语塞。「快下来吧!」「不……不要理我了!我……我不值得你再理我!我对你做了那么多过份的事!又不顾你的感受!今天这样子……我是罪有应得的!我现在……甚至连怎样去面对你也不知道呀!求你了……不要理我了……」「笨蛋!你忘了吗!?我早已跟你承诺过的不是吗!?」阿文说着用力把手上半截的棒球棍用力甩掉并开始走近我。他……他是说……儿时的事吗?那天……掉进河流后他所说的事吗?就算我做错了再大的事……仍是会原谅我……的事吗!?「但……但我现在……」一时之间,我……我好像感到再次至身于庇护所里的安心感觉一样,阿文这句话,让我就像是再次见到绝望中的一丝希望之光。「我承诺过你的事可是这一辈子有效的!就算是今天这样子的事,又或者以后更大更离谱的事,我也绝对不会怪责你!明白了吗!?」阿文说着,停了在我面前两个身位。由于他走近了那么多,站在将近一米高石墙上的我正正俯视着他,「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看到他走得那么近,我却好像……仍是想避开他似的转了半个身,始终……我感到很大的罪疚感。「你自己选择吧!要过来我这边,还是要逃避所有的事而跳下去?」阿文对着我伸出了他的手说道。这……这个……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很……混乱……这个选择……要踏出这一步……很艰难……属于我的幸福天堂……到底应往哪一边……我……我终于……我……踏出了这一步……「笨蛋!」嗯嗯……这个就是,那一天关于我的故事。每个人也会有做错的时候,分别只在于,你怎去面对自己的错误。如果你也像我一样,身边有一个这么爱护你的人,可不要学我那么笨,花了那么多冤枉的时间才作出对的决定。「阿铃……还在那边干什么?儿子好像学懂走路了!快来快来!」「真……真的吗!?来了!」记着,真正爱你的人,就是你身边无时无刻照顾你的那一位哦!【完】字节数:28327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顶”,你们的“顶”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上一篇:都市狩猎全

下一篇:【催眠沉沦记】【完】

地址发布页一定要收藏aituvip.com
网站地图